10分6合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菊韵】朝香宫鸠彦(小说)

作者清贫  阅读:1263  发表时间2019-07-06 14:10:34

充满罪恶的日本指挥官——日本天皇皇叔朝香宫鸠彦
  
   一
   一九三七年十二月七日,处于被日本侵略者恶毒攻击下的南京城的外围工事刚刚开始。从上海溃败到南京的国军和一直追杀到南京外围的、极度歹毒无耻的日本鬼子在南京城外工事展开了猛烈战斗,武器依然比国军精良的凶残的鬼子如一群群野狼对中国军队发动了恶毒猛攻,虽然有前面的一些国军官兵的消极情绪,但是,十分英勇的中国国军到了最后关头和近在眼前的残忍鬼子血拼,直到最后整营、整连的国军战士、指挥官全部战死。
   在日本侵略者占尽绝对优势的情势下,极力保卫南京的英勇坚韧的中国军人还是无可避免地失败,南京城处于危险中,将在不久,日本鬼子的总攻不远了。
   日军进攻南京外围的司令松井石根病了。日本皇叔朝香宫鸠彦被派到了南京,成为日军总指挥。
   南京保卫战即将于12月7日在紫金山、雨花台打响。
   朝香宫没有军事才能,他就等着南京城被占领。三天后,南京保卫战开始了。
   他相信武器精良军事实力强大的日本一定能战胜贫弱、年年军阀混战的国民党政府。
  
   六天后,就是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的黄昏,在中华门外的帐篷里的朝香宫鸠彦先是听到了,中国军队和日军在南京中华门城下进行攻击,他获得报告,后是日军利用炮击把中华门的厚重的城墙打出几个洞,后来,谷寿夫亲自指挥三批日军士兵攻到内城墙里,和守在中华门里的国军进行了三场白刃战,日军都被杀出来了,看来,想要攻破中华门,是太难了!
   朝香宫没有想什么,他主要关心的是:中国军队什么时候被打败,也不关心,死了多少日军。现在是18点,一个部下走了进来。
   “阁下,有一个好消息“”
   “那尼(日语:什么)?”
   “支那军队好像撤离中华门了。”
   “真的吗?”
   “哟西。”
   如果支那军队撤离了,那么,我们大日本军队就可以轻松进城了。朝香宫鸠彦想道。为什么支那军队要撤离?哎,不管他,我们日军只要能顺利占领南京城就行了,我的屠杀计划就能全面实现,这也是我的侄儿裕仁的计划。现在,对于我来说,灭绝劣等的支那人就能震慑支那人反抗我大日本帝国的意志。
   他在心里想道,一股浓浓的屠杀中国南京军民的如鸦片烟般的冲动占据他的全身心。
   天黑了,近七点,获知中国军队悄悄撤离的日本侵略者猛冲进南京城。
   “阁下,可以进支那首都南京城了。”一个部下进来说。
   “哟西,我们进城。”
   然后,朝香宫鸠彦在高级军官的陪同下,进了南京城,二十多分钟后,他们走进了是蒋委员长的总统府。
   “阁下,蒋介石的总统府真是华丽、富豪!”一个日军高级军官感叹道。
   “是呀。从今后,这一切都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了。”朝香宫说。几个军官听了,表现出一副强盗的嘴脸。
   在身边的中岛师团长高兴地附和说。“阁下,指挥的英明。”
   朝香宫根本没有兴趣听这些废话,他在心里已经想着他的在中国首都南京搞大屠杀的计划了。
   他此时,觉得怎样将极快进行对南京军民着手进行屠杀的计划。我就要即刻实行。今晚不行,就明天,对。他想道。
  
   二
   第二天,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城举行占领南京的入城仪式。首先,朝香宫鸠彦和中岛今朝吾、谷寿夫骑着马,往城里无比豪迈地进去,随后是一大批的全副武装的日本鬼子,耀武扬威地、无比自豪地进到了城里。
   一个小时不到,庆典结束了。从头到尾,朝香宫鸠彦根本就没有兴趣,他最想干和最想做的是:屠杀南京军民。此时,他看到越来越多的南京平民聚集在马路边看热闹,他并不因为有人看日本军队的威武而高兴,而是厌恶这些南京平民。
   是打死支那人的时候了,朝香宫鸠彦在心里恶狠狠地想道。他立刻对身旁的中岛今朝吾喊道:“快,中岛君,让你的部下打死那些在路边上看热闹的支那人。”
   然后,朝香宫拿出尖利的武士刀叫嚷道:“快杀支那人,把我的刀拿去,你要亲自为我砍下几个支那人的人头。别站在这里没事干,快去!”
   然后,中岛师团长喊道:“快向支那人开枪!”
   然后,耀武扬威鬼子马上向站在路边非常好奇地看日军进南京城的中国平民跑上去,就开枪了,马上打死了一些平民。顿时,在路边上的平民满大街乱跑。像厉鬼一样极度歹毒卑劣无耻的鬼子就追杀上去,把他们一个不留地打死。
   “中岛,你一定要多弄死几个支那人!这样才安逸!你不能让你的武士刀没有用处!”朝香宫喊道。喊后,十分急切地对已经跑去,或将要跑去的别的鬼子又声嘶力竭地叫喊道:“快!快!把支那人灭种!”他在喊这一句时,忍不住身子往天上抬,恨不得自己部下一下弄死在极力乱跑的全部中国人。
   他失去耐心,并指挥道:“大日本的勇士们,快杀干净下贱的支那人!”
   中岛做起一副好像只有他才能有灭绝中国人的不得了的权力,而他做出举止,其他鬼子一挥而上,他正准备跑上去亲自杀死在惊慌乱跑的南京平民。
   中岛今朝吾听了他的喊话,就朝着前面的一些惊慌的乱跑的人跑去。
   “对,接近他们,打死支那人,一个都不留!”朝香宫鸠彦如一个心急的猴子在后面手脚舞动大喊道。
   中岛跑上去,刚好遇到一个男人,他伸出手开枪。这个中国男人叫起来,身子转回来。中岛马上开枪,打中这个男人的小肚皮,这个男人就双手捂住肚皮仰面倒下。中岛一步踏上中国男人流血的身子,跨过去。
   如一个厉害的追击手,继续去追杀其他的中国南京平民。他看到一个老女人。就一把伸出手扯着她的长头发,把手枪抬起,如一个冷血杀手,朝这个老女人的后脑勺打了一枪。
   这个老女人就渐渐身子滑倒,不想,中岛马上用手把她推倒。
   ……
   然后,看到在大街上的中国人被打死了。朝香宫鸠彦知道,一个南京城有无数的南京平民和来不及撤的国军。他想道:现在是残杀手下败将败兵的时候。他心里涌出一股即刻屠杀南京军民的恶毒冲动。他喊道:“快,中岛君,带上你的部队,搜遍南京城里所有房子,把那里的所有支那军民弄死,一个不剩!”
   中岛说:“妇女儿童呢?”
   “全部杀掉,一个不剩!”
   “为什么?”中岛故意这样问,其实他是知道阁下的想法的,他就是要表现他是一个好人!
   “直接弄死他们。”朝香宫坚硬地如一块石头喊道。
   他又说:“就这样,我们到支那打仗,太心累了,要把支那女人当慰安妇供我大日本最英勇的军人享用,把男人挑腹挖心。”朝香宫说。
   “你不来一个?”
   “我的身份不一样。但是,我会用另一种方式让你为我做。”
   “我知道。我会为阁下效力的。”
   “哟西,你帮我杀不是一样吗?我要你灭绝支那人种。”
   ……
   一天来,朝香宫鸠彦非常关注日军队在城里杀了多少中国平民,有没有逃出南京城的国军。
   晚上,中岛今朝吾亲自到他房里。对坐在肉色的软椅子上,向朝香宫汇报:
   ……古冈的第三支队,在一座废旧的大楼地下室里,发现了四五百个支那警察。把他们押出来,我在来之前,古岗叫吉村中尉抢先在支那警察到长江河边前,增加了十二庭轻重机枪,好把支那警察消灭干净。
   他们还做出了对支那警察要跑的严防措施:把东、西、北能跑的路都堵上,就留下死路长江。”
   “哟西。”听到这里,朝香宫尖尖的颧骨一突出,身着一身尼子军装,不指挥战斗,不上战场送死的朝香宫由衷地增加了活力。显然他觉得这一举止作风非常实在。
   “一个小时不到,他们把支那警察全部用机枪打死了。”中岛津津有味地又说。
   听到这里,他马上舒坦地感到身心痛快!二十多分钟后,他听完了乐滋滋地对中岛说:“就这样干。”
   “哟西,我坚决服从阁下和天皇的意志。我还要亲自动手,杀死支那人老少绝不放过,我还没有享受过花姑娘。”
   “那你就好好享受吧。随手都可以抓一大把支那慰安妇。”
   ……
  
   三
   第二天,从早上到到天黑,日本皇叔朝香宫鸠彦听到的来自南京城里零散的枪声和过了不久的一阵机枪的扫射声,他知道,他的部下都在老实地去执行他的指示——杀光在南京城里的所有中国军人和平民。
   此时,他无比期待他的部下把南京军民和没有逃脱的国军都杀死。
   ……
   到了晚上,带领自己的官兵去南京城里大量残杀中国军人和平民,并把他们无一例外地处死的中岛,非常自豪地到了在总统府里朝香宫面前,汇报情况:阁下,我今早上对从南京钟鼓楼的地下室里,搜到了四五百个支那警察。”
   “他们怎么会在那里?”朝香宫鸠彦好奇问。
   “不清楚。”
   “你说。”
   朝香宫马上抬起他发黑的苹果形的尖脸,津津有味地仰看着中岛。中岛继续说:
   “我首先下令,把这些支那军人押到江边,用事前准备的轻重机枪把他们全部打死了。”
   “哟西,做得很好!”
   朝香宫说,他继续乐此不疲地听下去。……
   第三天,在房里的朝香宫听到有外国记者出现在南京城。他马上意识到,或想到如果这些记者把看到和被打死的支那人的尸体拍成照片公布出去,那么,就要损坏日本军队的声誉。
   马上,朝香宫对中岛的副官喊了一声:“耕造副官!”
   听到喊自己,这个副官走了过来。
   “你马上带上一些人去城里搜查,看见有外国记者拍照,一律收缴,不听话的一律抓起来。”
   “为什么?”
   “绝对不能让他们把这里情况报到出去。”
   “嗨。”
   “快去!”朝香宫鸠彦一脸非常难看地嚷道,就好像那些记者在对他家人拍照似的。朝香宫看到耕造副官出去了,心里就踏实了。他想道:我一定要堵住这个对大日本帝国不利的漏洞,绝对不能让它伤到我天皇裕仁,我的侄儿。对,绝对不能让这些事损坏我大日本帝国的面子,一定要把我军在南京城杀死的支那军民的消息控制在自己手心里,让我的士兵随意打死支那人,一方面杜绝外面的世界知道,一方面尽情干绝杀支那人的事,跟支那人留下永远的羞辱和抹不去的伤痛,要让我的士兵获得最完美的残杀感受和美好记忆。现在是我军控制下的南京,这样的好时机,百年都没有,一定要把这些劣等的支那人灭绝弄死干净。
   然后,朝香宫听一个日本军官说:“根据松井石根的指示,南京城外还有一个日军师团留在那里,不再进城来。”
   非常敏感的朝香宫想道:现在,正是南京城被我军占领的时候,为什么留在城外,还不如让他们回到城里,参加对支那人、军人的处理。
   对,马上把松井石根的命令找出来,重新改正。思路非常活络的朝香宫鸠彦想到。
   想到这里,他马上到办公室,把松井石根的命令找出来。把命令划掉,马上重新写了下面的命令:
   现在,在城外的19师团,命令你们,立刻进城,参加对支那军人的处理。
   另看完,即刻毁掉。
   写完好,他马上对中岛的一个副官喊道:“田野君,你马上到城外,把这命令交跟长冈勉师团长。”
   “嗨。”
   然后,这个副官就出去了。
   朝香宫又一次根据天皇裕仁和自己意愿、极力屠杀和摧毁中国人民抗战意志而再次使出残忍手段,顺利地达到目的,这也是他的侄儿天皇裕仁的指示。他从这事上获得启发:对,一定要注意有哪些日军高级指挥官在他们执行大屠杀命令时,有无玩忽职守的举止。
   他就马上把以前有一些人发的指示拿出来看看。
   他看到一份指示:第八联队需要在南京城里维护治安。
   看到这一句,他脸都气青了!想道:这不是让他们不要参加对支那人的大屠杀吗?八嘎,他脱口而出地喊道,这是在冒犯天皇的意志。
   他马上矫正过来。
   想到这里,他马上拿起笔,在原来的命令下划了两道红杠,在下面写道:第八联队,立刻离开,进城参加处理灭绝支那军民的行动。见到命令后,即刻执行,否则,剖腹谢罪!
   说完后,他马上喊上一个副官把命令送下去。
   晚上了,在外面进行了一天屠杀的中岛回来,他眉飞色舞,津津有味地告诉朝香宫,少说有好多的士兵在打死了中国人后,随意拍照,还有,一些外国记者在南京城也拍照。朝香宫意识到:这事对大日本帝国不好。就马上发出指示:“你立刻去,让主要的高级军官来这里开会。”
   “嗨。”
   然后,在二十多分钟内,包括谷寿夫、今中岛今朝吾在内的二十多个日军高级指挥官都来开会。
  
   四
   “……我听说,还有外国记者敢在城里拍照。这是要坏事的,你们怎么不警惕?!”朝香宫喊道,两只不大的眼睛马上露出凶恶的光来,在场的气氛十分肃杀。
   他的两只鲨鱼眼睛露出凶光,他马上把手在红木的光滑的桌上一猛捶,吓得在场的高级指挥官啰嗦一下。
   他一对尖的颧骨在他凶气中也往上凸。他声音里带着吓人的歹毒意味:“这是对我大日本帝国不利的,是对天皇更不利的!”

共5691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这是南京大屠杀日本方面的记载么?惨无人道的事情居然这么轻描淡写的处理,还要把中国人灭种!这群王八蛋,疯狂没有人性。皇叔干了这件事,下达的命令,何尝不是日本天皇的意识?中国当时太弱了,如果是现在,战争赔款应该要他们的,道歉应该要他们的,给中国死难者下跪应该要他们的。杀人成魔,他们是魔鬼,日本鬼子,罪行不可饶恕!【编辑 远近】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远近  2019-07-06 14:13:04

写的时候,不知道这是罪恶,滔天的罪恶,这日本小说?

2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7-07 12:39:09

我们记得去打日本

共2条上一页1/1▼下一页
10分6合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