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6合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看点·红尘】平顶山(小说)

作者清贫  阅读:519  发表时间2019-07-06 18:17:56
摘要:描写日本鬼子屠杀辽宁平顶山村民的故事


   一九三二年九月十五日夜,辽宁抗日自卫军在队长梁聚仁带着的1200人经过平顶山进攻抚顺时,他们做了一件事:打击了平顶山的日军仓库、鬼子派出所,又袭击了采矿所所长渡边等日本鬼子。
   ……
   就在当天晚上半夜,在抚顺的守备队中队长川上精一在家里喝着、从日本带来的清酒。这个歹毒的军国主义恶毒军官,刚啃了一些烧鸡,这时,门开了,走进一个非常惊惶的副官说:“川上队长!”
   “什么事?”
   “在平顶山的我军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被支那抗日游击队袭击,有八九个帝国的士兵被打死。”
   听到这里,这个恶毒的川上把桌子掀翻,一双小眼睛发出充满杀机的凶光,他马上意识到:眼下立即要去找这一抗日游击队进行报复是不可能的,这个擅长报复中国人民的心如毒蛇的人决定明天,就去对平顶山那里的村民进行报复性屠杀,因为,他们手无寸铁。想到此他不顾此刻时间已经半夜了,马上跟抚顺分遣队队长小川一郎打了电话。
   小川同样是一个凶毒、歹毒的、擅长攻击中国抗日游击队的军官。已经睡下的他,听到了电话声。他从床上爬了起来,到房里拿起电话。
   “是小川队长?”
   “哟西。”
   小川队长听到上川精一的、带有十分恼怒的声音:“我刚才接到报告:支那的一个抗日武装把平顶山的我军派出所、仓库,还有采煤的渡边所长打死了。”
   “那尼(日语:什么)?”
   “就是这事。”
   “八嘎!”小川叫喊一声,不,是咆哮!他和上川精一都是坚硬的日本军国主义军官,都是擅长报复弱势平民的恶棍!
   “明天,你带上你部队和我去平顶山。我绝对不能放过支那人,他们军队干的,就让支那人陪葬。”上川精一在电话那头咆哮道。
   两人都同时涌出一股急于报复屠杀平顶山村村民的恶毒想法。
   第二天上午九点多分钟,川上精一和小川一郎分别带着自己的部队上了三辆汽车,带着哪怕只要一个中国人打死他们一个鬼子就杀死中国人无数的、力图震慑中国人民抗日意志的理念,对鬼子们说:“到平顶山村,先把村子团团围住,以照像的名义把这些支那人集中起来,一起处理。”说到这里,川上精一透出蛇蝎般的眼光,两只眼珠瞪大又说:“到时,你们对支那人尽情开枪,全部杀死他们。这些支那人是你们任意砍死的鸡鸭。”
   “嗨!”多个鬼子回答。此时的小鬼子们在川上精一的鼓动下已经失去了等待的耐心,极想马上赶到平顶山村弄死那里的村民。
   “出发!”
   然后,满满三车的鬼子,在川上精一和小川队长的带领下,向平顶山村子开来。
   ……
  
   二
   平顶山村民杨宝山在昨天的中秋是和家里人一起过的,他是那样的高兴!在夜晚来临的村里,他听到了隔壁杨大伯和李妈家里,还传出两家人高高兴兴地围在土炕上吃饭的声音。
   大约20点,他听到了门外忽地出现“杀呀!杀呀!”的喊声。
   知道这是驻扎在附近的抗日自卫军把村里的日本人的店子打了,还有开矿的日本人,这些跟血吸虫般的狡诈恶毒的日本人是专门欺压中国人的,他想道:今晚,这些鬼子终于受到了报应。所以,杨宝山非常的高兴,觉得痛快!第二天,杨宝山在家门口,看到那边邻居的孩子——8岁的莫得胜和几个非常活泼、可爱的孩子,一张张白净而纯真圆脸的孩子们说着玩着,在一群的孩子中,非常机灵可爱的小莫得胜在喊道:“二狗子,狗娃,我们出去玩好吗?”
   “好呀!好呀!”
   跟着孩子们的声音,杨宝山往小莫得胜的家门边过去。20多岁的杨宝山问:“小莫子,你们这是跑哪去玩?”
   “宝山叔,我们到村头玩。”显得顽皮、机灵的八岁大的莫得胜回答。脸上显出一种这里太小,只有村头宽的可爱玩兴高的样子来!
   “你们怎么不在这里玩?”
   “宝山叔,我们玩够了,这里不好玩!”小莫得胜扬起他圆圆的红扑扑的小脸回答。说完,就马上回身和几个伙伴往村边跳蹦着朝两边都是村民的破旧房子的坑坑洼洼的村道快跑去。
   “哦。你们去玩嘛?”
   看到小莫子那样纯真的天真眼光,和几个同样是大大眼睛的、见到长辈就喊人的伙伴就往村头连跑带跳蹦地跑去。杨宝山回到了房子里,这时候的他抬头看了看房里的一个老钟:时针正显示上午十点多钟……
   8岁的小莫子和几个好伙伴跳跳蹦蹦地到了村头就玩耍起来了。他们在地上捡着小石子,在比赛扔石子,看谁扔得远。
   一个脸瘦的小孩先就把石子扔了出去,说:“你们看,我扔得最远,你们都没有我扔的远。”
   “哪有好远?”小莫子说,一副不服气的表情,还翘着他红红的小嘴。说完,他马上弯下腰,捡起地上的小石子站起来,一下就扔得老远的说:“看,我比你扔得更远!”
   “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再比!”那个瘦脸儿童喊道。马上弯下腰,要捡起地上的石子。
   “有人来了!”
   大家正兴高采烈地玩着,忽地有一个小孩说道。
   于是几个小伙伴马上就侧脸看向村口,这时候就见村口前面的土路上,有三辆车已经匆匆地开来。看到车上站满了身着黄色军衣,打在肩背后,戴着军帽的、背着一把把竖起的白亮亮的尖长细铁条的刺刀、往灰白色的天空竖起,就像一片刀林。
   几个小伙伴看到有军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日本鬼子,都一下跑回村里了。
   川上津一和小川队长看到前面是平顶山村。这两个一一一利用现在是日本军队的霸道时期,擅长对中国弱势的平民进行随意猎杀的歹毒军官,就命令车停下。于是,车上的日本鬼子全部下了车。川上看到村子,浑身充满令人发寒的杀气。他立刻做出了布置:他一双小眼睛闪出寒光,把这事当做是他头等报复的事。他声嘶力竭地喊道:“立刻包围村子!以照相为名,把支那人集中起来,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嗨。”
   于是近两百个日本鬼子立刻散开,把一个有三千村民的大村子包围了起来。
   眼看时间就要到中午了。此时,小莫子跑到了家里,说鬼子来了。妈妈说不能再出去跑了。就把门关上。全家人都坐卧不安起来,他们不知道这些鬼子到这里来干什么,吓得如在风雨中的鸟儿一样。
   “妈妈,”他姐姐说,“这鬼子来干什么?”
   “以往都是来抢东西,打人,走一圈就走了。”
   “娘,你说今天是不是呢?”
   “不知道。”
   妈妈说着把自己可爱的儿子抱在怀里,她害怕自己唯一的儿子有什么不测!
   小莫子的爸爸也无奈,更是发闷地蹲在地上抽闷烟。
   一家人在烦躁、窒息不安中呆在自己家里。
   中午了。
   他们的门被敲开了,随着哐当一声,三个端着锋利刺刀的令人不寒而栗的鬼子出现在眼前。
   有一个鬼子用半生不熟的中国话说:“把你们的好东西拿出来。”
   停了一下,他看到房里的人一副胆怯的模样。就说:“你们不要怕。我们是来保护你们的。马上出去。”
   小莫子的爸爸这时把自己儿子拉着,仿佛害怕他有什么不当的举止被鬼子打。当听说,鬼子要他们出去,心里就不想走。就说:“这里是我们家。我不出去。”
   他话声刚过,鬼子叫起来,仿佛绝对不许有人违反鬼子的意志。鬼子喊道:“八嘎!”
   喊完就用步枪枪柄朝小莫子的爸爸打来。
   这时,小莫子的妈妈抱着三岁的妹妹,吓得脸都抖了起来。
   看来,不听话,是要倒霉的。小莫子的爸爸意识到了这点。就一把拉着自己8岁的儿子小莫子,从两个站在一边的鬼子身边走出门去;看到自己丈夫都出去了,小莫子妈妈抱着妹妹拉着姐姐也跟着走出去了。
   走出家门的小莫子看到村道上有很多人家的男女老少被鬼子用刺刀押着往村南走去,村南有一个非常宽大的地坝。他们低脸缩头,眼色不安,脑海空空,有些女人还哭着。
   他们要拿我们怎么样?要做什么?此时,每一个人都看不出什么。只看到押着自己的日本鬼子那如铁石般冷酷的脸嘴。
  
   三
   日本鬼子在上川精一和小川队长的指示下,已经在位于村南的一片宽阔洼地的西边,摆好了六七挺重、轻机枪。上川精一看到部下已经一字排开,目标正对着正南方向已经处于在射击范围里的村民。
   “川上中队长,一切都准备好了。”一小队长过来对他说。
   “哟西。”
   川上最关心这一处理村民的手法。他想道:要不了多久,我就要一个不留地打死支那人。嗯,他们一个都别想存活,我绝不让他们活着走出这片开阔地!”
   想到这里,他看到机枪摆在那里,他的心里得意洋洋:把这些支那人骗了,让他们死了,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然后,就说:“快拿红布把机枪盖住。”
   “嗨!”
   五六个鬼子马上跑到车上,拿来红布搭在六七挺轻重机枪上。
   这时,已经有村民被日本鬼子押着正往这里缓慢走来。
   十分歹毒而道德恶劣的上川看到有很多的中国村民被押来,就如猎狗看到了一群绵羊一样,激起了他一股赶紧杀人的狂念,他早就想好了:他要用武士刀亲自把中国村民一个个砍死才过瘾。他想道:要不是时间有限,我不用机枪,就用我的武士刀砍死支那人。
   这时,他对身边的小川一郎队长说:“看来,支那人不少!”
   “这才是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支那人。”
   “看来有两三千支那人。”
   “哟西。”
   上川说:“三千支那人还不够我实验刀法。”
   然后,上川马上恶狠狠地说:“我们一定要一个不留地弄死这些支那人,哪怕他们存在一天,都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别说你有这样愿望,我一点都不比你少。”
   “等会,你来发命令。”
   “哟西!”
   “记住,不要发出口令。”上川精一特地提醒小川,他担心这样会引起中国村民的疑心而攻击他们日军。
   “明白。”
   上川精一的话是什么意思呢?他是想:这些口令,就是让中国村民临死前,不能看出是要打死他们的意思,而等他们明白过来,已经死了,嗯,死人是不会报复的!否则,被中国村民看出了他们的意图,就会引起暴乱,跟日本刽子手造成威胁。
   这时,由多个日本鬼子押着的中国村民陆陆续续地从村子出来,往村子南部一大片宽阔的洼地走来。
   村南是一片山崖,村东是平地,村西是高地,擅长屠杀中国军人战俘、平民,手段极度歹毒的鬼子,把这个村子围在一个如铁桶般的地方,要把他们一个都不剩地处理掉,而此时的上川精一、小川一郎就是这样的想法。
   看到村里的3000多个村民不断被冷酷无情的日本鬼子赶来,原先一片空寂而空荡荡的洼地渐渐热闹起来。
   不久,大量的村民站满了宽大的洼地。他们都不知道鬼子为什么要把他们弄到这里来,就仅仅是照相吗?这以后又会怎样?
   8岁的小莫子站在自己爸爸的侧身边,他姐姐站在爸爸的面前,妈妈抱着3岁的妹妹站在爸爸的胸前。这时,人群中还有人在说话,而小莫子他们都是一脸茫然的表情,仿佛处在一种漫无目的站在那里的境况似的。把他们押来的无数鬼子站在东面、北面、西面。他们也看见了一片红布盖着不知是什么的有些拱或凹的东西,人们还以为,或许这些就是照像机吧。
   “爸爸,”小莫子十四岁的姐姐问爸爸。
   “闺女,什么事?”
   “鬼子到底把我们押到这里来,干什么?”
   “不知道。”
   “不是说,要跟大家照相吗?”
   “听说是。”
   “爸爸,你说再等多久我们全家能照相?”
   “不知道。”
   小莫子的爸爸回答。也觉得心里一片茫然,说不出的愁绪。看到站到自己胸前的女儿,他有着隐隐的恐惧。
   一直站在自己爸爸身边的小莫得胜,有一张白净、团圆的红红的苹果脸,此时他抬起天真无邪的、清亮的大眼睛看看自己爸爸和亲人。他不知道鬼子要干什么,一不懂鬼子要做什么?一双眼睛不时看看站在自己四周的人们和自己亲人。
   这时,3000多个村民都已经全部赶到了这片非常宽大的洼地上,除南面是山崖外,其余三面对中国村民来说,都围满了端着步枪的鬼子,就是说,这一切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跑掉。极度卑劣无耻的、如毒蛇般的上川精一急不可耐地示意同样歹毒无耻的小川一郎:该开始了。而这时,他还不忘继续哄骗中国村民。
   小川一郎把武士刀朝天上举了(抬)起来,这是向部下暗示朝中国村民开杀的指令。
   顿时,站在一大块红布后的十多个鬼子,把盖在轻重机枪上的红布扯开,露出了:六七挺令人胆战心惊的轻重机枪。
   多个身形如狼的鬼子,即刻快上或蹲在机枪下,伸出双手操作机枪对站在近前,只有三四米距离的中国村民包括男女老少,还有儿童猛烈开始了射击。
   这一群下作到极点的(鲁迅语)、凶毒无比的日本强盗无赖从踏上中国土地的那天起,就擅长对手无寸铁的中国平民如对付鸡鸭般进行屠杀。
   此时,猛烈的弹雨扑向毫无防备的平民。可怕而惊恐的死亡在他们四周降临,存活的希望大门已经被彻底封死。

共9041字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者按】这篇小说详细讲述了日本鬼子屠杀平顶山三千村民的罪恶行径,小说注重描写了八岁的莫得利一家的悲惨遭遇,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还有他的姐姐妹妹、爸爸妈妈就那样被鬼子用机枪扫死了,日本鬼子的残酷行径真是令人发指啊!小说语言朴实,叙述尚清晰。作为战争题材的小说,尤其是抗日战争的题材,可以说是能够起到警醒作用的。推荐阅读。【编辑:兰花悠悠香】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兰花悠悠香  2019-07-06 18:20:15

感谢老师赐稿看点,为了小说的顺畅,对部分内容、语句做了一些删改,希望没有影响到作者的本意。

共1条上一页1/1▼下一页
10分6合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