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6合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西风】巡逻囧事(散文)

作者寒江孤鸿  阅读:872  发表时间2019-08-14 06:11:53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初中毕业回乡务农,经过两三年的努力,先是入了团,接着任生产大队的民兵连长。
   那时,珍宝岛事件的余波还在,苏联在靠近中国的边境上陈兵百万,蜗居在台湾的国民党也在蠢蠢欲动,企图反攻大陆。在这等紧张形势下,党中央号召全民皆兵,积极备战。于是,公社命令各大队的民兵连长带人,轮流到长江边桥濞港口的一个哨所里值一星期班。
   1972年初夏,轮到我们大队值班。我带了两名基干民兵,到公社武装部领了一支强光手电筒、两支带刺刀的老式步枪和六发黄澄澄的子弹,骑着自行车,去哨所报到。
   白天,我们三人各骑一辆自行车,成一路纵队,沿着十来里的江堤来回巡逻。
   江堤有五米高,堤顶宽约三米,两边长满了野草,间或绽放着星星点点的野花。堤内侧是由挺拔的水杉树组成的防风林,堤外侧是茂密高大的芦竹。江堤外的滩涂上,密密匝匝的芦苇有半人多高了。滩涂外就是从雪山走来的长江,那延伸到天际的江面上,一排排后浪紧追着前浪,一路嬉笑着向东海奔去。回首江堤内,越过被围垦的生地,能清晰地看到密密麻麻的农舍和杂树竹林。有时还能听见村庄里传来慵懒的鸡啼狗吠。这幅宁静和平的景象,与脑海里始终紧绷的备战之弦,很不协调。
   有天晚上,我让一个陈姓民兵在哨所守电话机,带上另外一个姓施的民兵,各自背着一支上好刺刀的步枪,带上手电筒,走上江堤,进行夜巡。
   一旦置身于无边无际的夜色中,不管内心多么强大的人,顿时觉得自己被黑暗压缩成微不足道的尘埃。时当初夏,江堤内外的湿地里一片蛙声,似乎在嘲笑我内心的恐惧;阵阵清风在树梢上窃窃私语,好像要泄露我俩的行踪;只有那渐渐西坠的上弦月,最能理解我俩的窘境,给我们的前方投下微弱的月光。远处的村庄,灯火寂寥,正要沉入甜蜜的梦乡。
   我俩沿着桥濞港两边的堤岸巡逻了两三里地,正要折回哨所休息,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模糊的金属敲击声。我的思绪随即兴奋起来。是不是阶级敌人在搞破坏活动?万一我不是敌特的对手,会不会当场牺牲?我心里瞬间涌出无数个问号与惊叹号,脑子里一片茫然。然而我犹豫了几秒,思路恢复了正常。我不是口口声声要发扬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革命精神,积极工作,争取早日入党,创造机会入学么?我下定决心,毅然往敲击声处走去。可立即被身后一只手拉住,同时耳边响起小施那哆哆嗦嗦的低语:“连长,别……危险!”
   我知道,他只想太太平平值一星期的班,拿一份微薄的值班津贴。而我想做个有为青年,最好能立功!
   我甩掉他的手,从肩上取下步枪,双手平端,压低身子,憋住呼吸,借着草丛做掩护,往敲击声方向摸去。快要接近一座简陋的混凝土水闸时,我听到水闸下那片茂密的芦苇丛里,有哗啦哗啦的溅水声。我当即一步跳到水闸背后,匍匐着,对着河滩地哗啦一声拉起枪栓,厉声喝道:“干什么的?出来!不出来就开枪了!”
   立即,有人在芦苇丛中惊恐地叫道:“别……别开枪,我……我是附近的社……社员。”
   在手电筒的强光下,一个穿着短打扮的中年男人,从芦苇荡中涉水出现,接着手脚并用,哆哆嗦嗦地爬上岸,走进手电筒的灯光内,将竹编的鱼篓放在赤脚边,然后摊开双手,连声说:“革命的民兵同志,我不是坏人,我真不是坏人。我家里是三代贫农呢。”
   我继续隐蔽在水闸后,喝问:“姓名?哪生产队的?”
   那人赶紧回答:“某某某。一大队九小队,就在丁棚镇河东。”
   我收起步枪,从水闸后现身,对那个社员挥了挥手说:“回去吧,别在这附近晃悠了。”
   那社员如释重负,连连对我弯腰,感激地说:“谢谢连长,谢谢连长!我这就回家,再也不敢妨碍你们的巡逻了。”
   在我俩返回哨所的路上,我对自己刚才的突发处理很不满意:还没弄清真实情况呢,自己先就紧张、恐惧起来,差点当了逃兵,看来我还得继续改造自己。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一直平安无事,我隐隐有点失望。于是在最后一天的午后,我和小陈骑车,再次巡视江堤。
   被浓绿笼罩着的江堤,除了时而飞过的野鸟,还是那么宁静,行人很少。当我俩骑到鸽龙港口时,突然发现有个人趴在路边的草地上,连头带肩隐入茂盛的草丛里,屁股却撅得老高。这是干什么呢?太可疑了。
   我朝小陈使了个颜色,下车,站在这个人的身后,装出很随便的口气问:“你在干什么呢?”
   那个人的屁股晃了几下,接着整个人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满不在乎地说:“我干啥,关你啥事?”
   巡逻期间,我们一旦遇上附近的农民,他们都是赶紧给我让路。如果我发问,他们也都恭恭敬敬地有问必答。今天碰上一个不买账的,我心里咯噔一下,有戏!
   只见那人五十左右,一头乱发,胡子拉渣的脸不知有几天没洗了。穿一套掉色的旧中山装,胸前插一支钢笔,脚上套一双开花胶鞋。
   如果是在平时看到这种人,我会一笑而过。但我今天是巡逻,必须时刻绷紧阶级斗争这根弦,不能放走任何可疑分子。他这异样打扮,会不会是经过精心化装的呢?他刚才那般顶撞我,是不是故意的呢?
   我不动声色地问他:“哪生产队的?在这里干什么?”
   他大概看到我俩肩上的步枪了,眉头跳了两下,转过头,没回答。可我看到了他眼神中的慌乱。这是心虚的表现!我提高了音量:“咋不回答?”
   那人好似没听见我的话,将左手伸进乱发中,使劲挠了几下,这才探出脑袋,用神秘兮兮的口吻问我:“你知道三脚鸡吗?”
   “什么?三只脚的鸡?”我真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了。这世界上只有两脚的飞禽、四脚的走兽,谁听说过三脚的禽兽?旋即我一拍脑袋,明白了;他这是跟我装疯卖傻,企图蒙混过关呢。说时迟那时快,我一拧身,快速端枪在手,指着他爆喝一声:“你是干什么的?快说!”
   刚才在一旁看热闹的小陈这时才如梦初醒,立即握紧了枪,朝那人一阵比划,威胁道:“不说就抓起来!”
   孰料那人还是很镇定地站在原地,一点也不害怕。仿佛我俩拿的不是枪,而是烧火棍。我想,那人毕竟受过特务科目的严格训练,大概根本不把我俩放眼里吧。我急速后跃一大步,哗啦一声拉起枪栓,喝道:“不许动!举起手来!”
   那个人听话地举起右手,不过没做投降姿势,而是指着我身后一座由各种角铁搭建的三角形铁塔,惋惜地说:“这塔尖上的白色标记太模糊了,空中的飞行员可能看不清呢。要不再涂一层白漆,这样醒目些。晚上最好装个红色的灯泡。”
   什么?他想给国民党的空军指路?这事闹大了!别跟他废话了,抓住他,押到哨所里。
   我端枪渐渐逼近他,示意小陈搜他的身。
   小陈很不情愿地凑过去,把那个人浑身摸了一遍,朝我摇了摇头,意思没发现暗藏的兵器或暗器。
   我松了口气,用手推了那个人一下,喝道:“往西走,目标,桥濞港。”
   那人倒也听话,迈开大步就在前面轻松地走着。看他那若无其事样,仿佛我俩的任务不是押送他,而是陪他观赏江边好风景来了。我端枪紧跟在他身后,心里一个劲地赞叹当特务的,这心理素质绝对胜过常人。换做别人,被两把刺刀顶着左右两胁,这得是啥滋味?胆子小的早就吓得尿裤裆了。
   到了哨所,我让小陈在院子里看着可疑者,自己冲进哨所,抓起电话就摇公社武装部。接电话的马干事听说我们抓了个可疑分子,当即兴奋地命令我:“好!好!小杨你干得好!立即将可疑分子押到武装部来,别让他半道上跑了!”
   放下电话,我吩咐小施赶紧找根结实的细麻绳,一端拴住可疑分子腰间的皮带,另一端拴在我推着的自行车龙头上。小陈持枪紧跟在可疑者身后,我殿后。
   从哨所到公社,七拐八弯的,约有十二、三里路。平时得走一小时多。
   从哨所出发不久,我们身后就不断有好奇的孩子跟上来,又跳又蹦地乱叫:大家快来看哪,抓到了一个现行反革命!路边大田里则有更多的农民,停下手中的活儿,饶有兴趣地看着我们经过,还指指点点,发表各自的看法。
   看到那么多人(包括漂亮的姑娘们和年轻的小媳妇们)在关注我们,尽量挺直腰板的小陈,眼睛死盯着可疑者的后脑勺,将手里的枪握得更紧,步子也迈得更有劲了。而我,则陶醉在即将立功的喜悦中。
   可作为一路上不断被围观的主角,他的心态还是那么稳定。他根本不理睬追逐的孩子们,也不在乎人们说些什么,只是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走着。有时低下头,似乎陷入了沉思;有时又对天长叹,仿佛胸中有难以排解的怨愤;有时又自言自语,说些我几乎听不懂的话。我一厢情愿地认定,他沉思,是在想对策如何逃脱即将到来的打击;他长叹,是因“出师未捷身先死”的愤慨;他自语,那是他在准备如何答辩。这样的人,真不能小觑了他!
   有了沿途的关注,这一小时的行程倒也不寂寞,很快就到了庙镇。我们三人进了公社大院,我抢先走到武装部办公室,马干事正等得心焦。看我进门,当即从办公桌旁跳了起来,跟我热情握手,直说辛苦你们了,辛苦你们了。然而,当他一眼看到被押进门的可疑者,立即尴尬地命令我俩:“放了他,快放了。这是个误会。”
   我不知就里,心想好不容易抓到个可疑分子,费神巴力地把他押解过来,一审也不审就放人?
   马干事看我呆在一旁不吭声,干脆自己上前,亲手解了绳子,从自己裤兜里掏出两毛钱,塞到可疑者手里,说:“天快晚了,你坐公交车回城里去吧。”
   我那保持了一下午的似火热情,被一瓢冷水浇了个透心凉。我突然觉得很虚弱,就一屁股坐在马干事对面的椅子上,眼看着那个可疑者若无其事地向门外走去,我知道我的脸色肯定很难看。
   过了一会,我才问:“马干事,你咋知道这是个误会呢?”
   马干事坐回到办公桌后,长叹了一声,说:“他原来是县三中的数学老师,文革时被红卫兵打成学术黑权威,挂牌批斗,游街,后来精神失常,就到处乱跑。被周围公社不了解真相的民兵当做坏人抓过几次。”
   “这情况你咋知道的?”
   “他曾是我闺女的班主任,一个优秀教师呀,可惜了。”
   当我正要离开武装部时,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马干事,他老说三脚鸡,三脚鸡的。啥意思?”
   马干事再也憋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数学老师嘛,整天教这个定律那个规则的,三角函数基本定律,他简化成三角基。”
   我的脸突然发热起来,就像刚喝下了二两烧酒。尴尬,内疚,无地自容的我,赶紧三步并作两步,摇摇晃晃地逃离了公社大院。
  

共3945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文革时期,无数青年学生被“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洗脑,用“阶级斗争”的眼光去看待一切,丧失了正常的分析思辨能力。作者是民兵连长,是革命队伍里积极分子,在当时特殊的情形下,上演了一场误将优秀老师当成敌特分子抓起来押解到公社审判的滑稽剧。此文中的另一主人公,本是优秀的中学数学老师,是社会主义建设的专业人才,却受到政治形势的迫害,沦落为流浪到荒野的精神病患者,多次被当做阶级敌人抓捕。这一形象更加有力地揭示出,当时的社会是非颠倒,荒诞不经。此文将落魄知识分子形象刻划得非常成功,而“我”急于立功的形象,也刻划得维妙维肖,过目难忘。佳作,佳作,力荐赏阅。【编辑:衢四海】【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160001】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衢四海  2019-08-14 06:21:26

寒哥的近作,我班门弄斧作了编辑,理解上的差池在所难免。能者多劳,欢迎再赐佳作。

回复1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4 10:36:05

谢谢四海弟的精准编辑,更要感谢你给我提的几条意见!我已经按照你的意见又做了很大的修改。如果我的拙作能加精,这军功章将有你的一半!

2楼 文友:文明俭朴  2019-08-14 10:09:43

有一种比天空更大的景象,那就是人的内心世界。寒江老师采用丰富的心理描写,细腻、生动地展示出人物的感情变化、内心斗争,准确地揭示出人物的性格特点,既幽默风趣,又真实可感。向你学习!

回复2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4 10:38:01

文明弟,你在给拙作留帖时,我还在后台修改呢。谢谢你的正确解读和热情鼓励!

3楼 文友:檐下听雨  2019-08-14 18:15:13

“心里咯噔一下”,“不动声色地问”“提高了音量”,“爆喝一声”,“急速后跃”“拉枪栓”,“端枪逼近”“推”“喝”,“冲进哨所”,“抓起电话”,“挺直腰板”……“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三步并两步”,“摇摇晃晃”这些精准动词运用,把一个急于立功的有为青年内心由惊,到喜,到亢奋,再到内疚的心理变化过程细致生动地刻画出来,让人感觉如在眼前。细细读来,一笑过后,却是黯哑的沉重,和由此带来的深深的思考,在那个荒诞不经的年代,如此“囧”迫的何止是一个本来聪明睿智的青年,眼前就有一个被批斗,被游街而精神失常的优秀教师呢!文章人物形象刻画得极好,尤其“三角基”这一特别人物,其衣着举止言行,无处不透着异于常人的状态,虽然其精神病的身份到结尾处才现于读者眼前,但这样的感觉却一直在读者心里。

回复3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4 21:08:32

我说小草美女呀,你不当编辑,真的是我们西风社团的重大损失呢。确实,我对于文中的一连串动词,全是基于当时的情感需要而设计的,而且经过反复推敲、修改后定的呢。

4楼 文友:啸竹  2019-08-14 22:26:57

寒哥将又出大作,现在不仅文法严谨,就连遣词用字也拿捏造十分精准而形象,特别是体现在动词词上“跃”“逼”“推”“喝”“冲”“挺”动准的运用,把人物的心理特征报露殆尽,实在是高!!!

回复4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6 22:01:56

破竹,你不是说看到我加精,又冲动起来了吗?那好,咱俩约战;9月之前再各投一篇精品标准的文章。如何?

5楼 文友:悠然无语  2019-08-15 10:23:59

寒哥又一大作,可惜本小女子没有那段经历,,搞不懂特殊时期的各种囧剧,我就知道乱世出英雄!哈哈!不过,我认真拜读了哦。

回复5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6 22:04:43

我那文能算“大作”么?也就很平常的文章呀。我一直认为我抛出的是“砖,”而引来的是玉呢。

6楼 文友:明月清晖  2019-08-16 10:59:09

上班时间看了这篇美文,当看到抓"反革命"那段章节时,忍不住不厚道地笑出了声。写得太精彩了!向老师学习!

回复6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6 22:06:12

文中写到江堤,我想肯定能引起你小时候的共鸣。

7楼 文友:燕归来来归燕  2019-08-16 17:20:05

寒江社长讲故事的能力绝了,我一直在猜想那个人是谁呀,以为是真正的特务,也以为是侦查员对你们的考验,但没想到的是一个因为种种原因而导致精神有问题的优秀老师,绝佳的故事情节设计,也有着极大的讽刺意味,“我是疯了,而你们疯得更厉害,你们才是真正的疯了!”很有意思的一篇小说!点赞!

回复7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6 22:10:33

“我是疯了,而你们疯得更厉害,你们才是真正的疯了!”燕子呀,你算是打蛇打在了七寸上,这段话,精准地击中了拙作的核心!这就是该文要表达的主题呀。

8楼 文友:啸竹  2019-08-16 18:42:16

祝贺破鸟美文加精!

回复8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6 22:12:28

破竹,我接受了你的挑战,九月之前再发一文!嘿嘿

9楼 文友:衢四海  2019-08-16 20:05:29

祝贺美文加精。

回复9楼 文友::寒江孤鸿  2019-08-16 22:13:29

四海弟,这是西风社团的荣誉呀。

共18条上一页1/1▼下一页
10分6合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