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6合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精品 【心灵】那山那水那密林(散文)

作者透明秋语  阅读:852  发表时间2019-08-21 15:50:34
摘要:……连队自备的砍刀前些天就磨得飞快,当过知青的我用起来得心应手。不大工夫,砍下的灌木就在身后排起了长队,把负责打捆的两名战士甩在了后面……


   太阳快移到头顶了,已临近正午时分,连队在山林里的劳作仍在进行。风很大,尽管是透过密集的枝丫向着人们袭来的,仍然让人感觉到了深秋的寒意。那掠过树林时发出的“哗啦啦”的声响似乎是在告诫着人们:抓紧时间,再多储备一些柴草,这冬天眼看着就要到了。
   这里是离雷达站不远的一处山林。与整个剑阁的深山一样,也属于封山育林区。所不同的是,这里的松树相对要稀疏一些,高大的乔木下面,有着茂密的灌木丛。平时,这里处于全封闭状态,就是放羊割草都是被禁止,然而今天,这里却对我们这群子弟兵开放了。
   临来的时候,连长和指导员就做了动员,要求大家只能砍那些可以很快再生的灌木的枝条,对那些小树苗一律不能动。不光不能砍那些树苗,还要将它们周围的茅草、灌木和乱石等清理一下,给它们腾出尽可能大点的空间,以便它们能顺利长大。大树上的枝丫也尽量不要去动,怕影响到树木的生长,这是一条纪律。至于林间的野生动物,更是在保护的范围内了。地方政府够照顾我们雷达连的了,知道我们的燃煤有一定的缺口,就专门划出了山林,每年都有几天时间,任由我们去里面砍柴。
   有了这些上好的灌木当柴禾,就能保证全连官兵在冬天里每天早晚都能分到一些热水用于洗漱。特别是晚上,保证每个战士都能有一瓢热水烫脚,已经作为一项重要任务下达给了炊事班。尽管就是一小半盆热水,但这对于我们这帮年轻人来说,就是一种难得的享受了。
   因为有了这些热水,你就能好好洗一下脸,顺带将身上也擦拭一番,避免发生在山上士兵中流行的脐炎;有了这些热水你就能好好烫一下脚,让冻疮不至于找到你,还能保证一个晚上酣畅的睡眠。
   这是我在部队经历的第二个秋天了,再有几个月,就会进入第三个年头,按我们技术兵种的服役期,过了三年后就属于超期服役了。但我却觉得,这一切都是这么短暂。上山后所发生的每件事情,我都还记得。
   在剑阁的深山里,我经历过一次冬季里的洗澡。那是今年春节前夕的事情。连队与县委招待所联系好了,要让全连干部战士洗一次热水澡,以便干干净净地迎接一九七八年春节的到来。
   县委招待所历来都是这里拥军的先进单位,招待所的规模不大,只有二十几张床位,浴室更是少得可怜,只有几间。不是淋浴,全是那种陶瓷的浴缸。
   为了让我们雷达站全体官兵能洗上澡,招待所那一天停止了对客人的开放。雷达兵虽说是特种部队,一个连的人数比陆军连队少了许多,但几十号人在同一天去洗浴,也够人家一个小招待所接待的了。那里的锅炉不大,平时也就是给客人烧点开水什么的,这么多人洗澡,锅炉都忙得够呛。于是,一浴缸水洗多人就成了不二的选择。为了让所有的人员都能洗上澡,连队进行了专门的安排,分成几批下到县城去。要求所有的党员都只能在非党员群众洗了后才能洗。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一大早,战士们就分批步行几十里山路,朝县城走,每一批都由一位干部带队。人们的脸上溢满了笑意,像是过节一节的高兴。
   我们几个留在连队值班的党员战士,在第一批士兵归队后,接替下我们时,都是下午时分了。当我们进入了浴室时,才发现那浴缸中全是状若牛奶的液体,边沿还泛着一些肮脏的泡沫。但洗一洗总比不洗的强,我们最后一批战士就抱着这样的想法,将池子边上的泡沫好歹清洗了一下,下到了只能算不太凉的水中,草草地洗浴了一番。
   好在那天晚上,连里剩余的热水较多,我们几位没有洗好澡的党员都分到了大半盆热水。于是,就又在宿舍擦洗了一阵。这次洗浴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里,连队得脐炎的人数大为减少……
   前方传来一阵喧哗,我抬起头来,原来是在离我不远处砍灌木的庞老兵发现了一只肥肥的、土黄色的兔子,只见那兔子在老庞前面不紧不慢地跳着,模样有些笨拙,像是生了病或受了伤的样子。庞老兵兴奋得大喊一声,跟着就撵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抓住了,那兔子却突然加速,一下就窜进了草丛中,再也看不见了。
   我知道庞老兵是闹着玩的,那兔子就算是抓着了,最后也只能放归山林。他这一撵就权当成是活跃气氛罢了。我想,那兔子的窝一定就在刚才发现它的附近,那窝里说不定还有小兔子呢。它是为了护崽才装着跳不动的样子,将人引开的。
   前方出现了一个高约二十多米的山崖,抬头看去,一长溜白色的植物出现在眼帘中。它们沿着那石崖成条状生长着,在风的鼓动下,翻着好看的波涛。我认出了它们,那应该就是被古人称为“蒹葭”的苇芦。但是,在我的印象中,苇芦只长在江边河畔呀,再不济也要生长的小溪旁,因为它们是喜水的植物。可眼下的蒹葭却偏偏选择在这半坡的山壁上生存。趁着站起来活动腰肢的当头,我仔细观察着,终于明白了那石壁上应该是有泉水浸出的,以致于那里的植被虽然只是草本,却长得特别的茂盛,有的地方还覆盖着墨绿色的地衣类的东西。
   这是一个山口,石壁下的树木出现了一个空档,我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长满灌木杂草的林间开阔地带,这里地势很高,朝外走几步,就是陡峭的悬崖,对面的山林正发出一阵阵涛声,和着这边石壁上芦苇翻腾的节奏。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有个佳人,在水一方……”
   脑海中突然就冒出了这样的句子,一种柔柔的情感升腾了起来。一时间,我甚至忘记了眼下我正在剑阁的深山中,进行着一年一度的秋季打柴工作。
   高空隐隐传来大雁南飞时发出的高亢的鸣声。时间过得飞快,又到了候鸟迁徙的时节。我的思维也长出了翅膀,随之飞了起来,沿着自己所经历的轨迹去了远方。
   前些天,秀姑来信了,告诉了我她的近况。我把这封信与之前她的来信连在了一起,一段连续的轨迹就展现在了我的面前:随着时光的推移,她也离开知青队,到了她父母所在的工厂,成了一家国防企业的学工。她告诉我,刚进厂的时候,她和与她一起进厂的二十多名知青都分到厂办农场进行劳动锻炼。她们分在果树班,从事着各种果树的培育工作。这些活儿与在农村时没有本质的区别,她也感觉自己并没有离开农村,只是从一处到了另外一处。在这个厂办农场中,她们又待了一年的时间。当然,现在她们都回到了工厂,跟着师傅正式学习操作技能了。等两年学徒期一过,就会正式出师。
   知青点大山的来信给我带来了一个坏消息,是关于石头仔的。他在参加工作后不久就被检查出得了肠癌,经过几个月的救治,也没能挽留住他年轻的生命,永远地离开了。我这才明白当年他的身体一直都不好的原因。其实,那个时候,可恶的癌细胞就已经侵染到他的身体里了,只是还没有向他发起总攻而已。看着大山的信,我感到一阵刺痛从心中涌起,眼睛也有些发潮。
   大山还告诉我,他也应征入伍了,是海军,在南海舰队的一艘扫雷艇上服役。随信还寄来了他着水兵服的照片。他的头顶和身旁还飞翔着几只矫健的海鸥,那情景挺令人羡慕的。
   我想,展现在秀姑面前的,是硕果累累的果树,映入大山眼帘的,是一望无垠的蓝色海洋,而我面对的,却是连绵不断的群山。各有各的生活,各顶各的天蓝。这,大概就是人生吧。
   追赶兔子无果的庞老兵在大家善意的笑声中走了回来,一定是见我看着远方发愣,就来到了我的面前。
   “想什么呢?”他推了我一下,就砍起身旁的灌木来。
   “哦,没想啥,就是伸下腰,休息休息。”我朝着庞老兵笑了笑,赶紧猫下腰来,继续砍起柴来。这一片几乎没有多少乔木,这大概是处在风口的缘故吧。乔木的缺失却让灌木长得更加茂密,那些黄荆等植物全朝着天空努力伸展着自己的腰身。
   连队自备的砍刀前些天就磨得飞快,当过知青的我用起来得心应手。不大工夫,砍下的灌木就在身后排起了长队,把负责打捆的两名战士甩在了后面。
   一只羽毛华丽的雄野雉被惊动,飞了起来,跟着它同时起飞的,还有几只雌鸟。它们一边飞还一边叫着,抱怨着我们打扰了它们的生活。
   我朝着它们远去的身影笑了笑,继续着手中的工作。
   又朝前推进了几米,两只黑色的鸟儿从我前面飞起,惊叫着窜到天空,不大工夫又飞了回来,围着我“喳喳”地叫唤,像是在提出严重的抗议。都是深秋的时节了,难道灌木丛中还有它们的雏鸟不成?我在四下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于是,也就不理会它们了,专心打着自己的柴。
   眼前的植有些零乱,那些藤蔓你缠我绕,全攀在一丛长势良好的黄荆上,很难将它们分开。照这种长法,要不多久那些黄荆就会被它们缠死的。我和庞老兵从两边开始围歼,费了好大劲儿才将它们全砍了下来,就这一丛,就够两个人挑一回的了。
   前面传来了急促的哨声,值星排长拉长声音喊道:“大家都休息下,开饭了--”
   战友们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就近坐了下来,将挎包移到胸前,拍拍手上的泥土,从包里拿出干粮来,开始吃午饭。干粮是临出发前发下来的,每人两个大馒头,一块咸菜疙瘩,当然还有一水壶已经凉透了的水。
   一个月前,位于雷达阵地旁紧靠着生活区的那个水塔已经建成,团部专门派出了水车,从县城为连里拉来了近十吨清凉的自来水。雷达连终于结束了每天去山沟找水的历史,用上了清凉的,吃了不会拉肚子的自来水。水塔的下面的那根长长的镀锌铁管,一直通到炊事班的那一口大石缸中。
   自从在这山上建站后,水的问题就一直困绕着全连官兵,这下应该是解决了。可是没有过多久,让人始料未及的事却偏偏发生了。就在上个月初,有战士反映炊事班烧的开水总有股异味儿,煮出来的稀饭也不好吃。要不是有纪律在那儿管着,恐怕就要把稀饭全倒掉了。
   那会儿,我正和连队的卫生员吃了饭从食堂出来,回各自寝室去,被指导员叫住了:“曾杰,你和卫生员到那水塔上看看,检查一下那水的情况,好多战士都在说这水不对。”
   “好的,我们马上就去。”
   我们两人很快就来到了水塔下面。这水塔有两层楼高,呈四方型,全是用条石从一块巨大的石头底子上修建起来的,里面全抹上了水泥。水塔里面,还修得有一个个铁质步环,能让人下去清洗内部。而外表朝着雷达阵地通道的一方,每层石头都有着一些突起,便于攀爬到上面去。卫生员是今年来的新兵,很机灵的一个小伙子。我们二人顺着那些突起爬到了水塔上面。还没有到顶,就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臭味。探头一看,却发现一只硕大的山鼠在水面上飘浮着,身上毛都泡掉了,身体泡得白生生的,看那模样已经死去有几天了。
   是好奇于这新修起的大玩艺儿,也想一探究竟,失足掉进了水里,还是想品尝这清亮的水而自已跳进了下去,我们不得而知。不幸的是,那水塔四周都是九十度,直上直下的,又用水泥砂浆抹得非常光滑,它无论如何都无法再爬上来,就这样死在了水中。
   水是不能再用了,在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连队又恢复了在山沟里寻水的生活。直到水塔里的水被洗衣浇地消耗完毕,直到团里的水车再次来到连队为止。
   这辆水车是负责给几个连队拉水的。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们才明白了缺水靠着团里拉水生活的连队,还有好几个。
   死老鼠的事件,让全连战士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失去了胃口,好在发现得及时,没有出现更严重的后果。这事也给基建单位敲起了警钟,不久就在水塔上加装了防鼠的装置,再也不会发生类似的事情了。
   野外的午餐很快结束了,紧张的工作接着进行。为了在规定的时间里完成打柴的任务,大家都认真进行着砍伐,手里的砍刀上下飞舞,发出一片“咔擦咔擦”的声响。
   时间在繁忙中过得飞快,感觉也就过了个把小时的时间,天却阴沉了下来,山林中显得很昏暗。肚子也饿了,发出“咕咕”的肠鸣。
   随着一声长长的哨音,人们停止了砍柴,转而全都投入到整理柴禾的行列中。
   那些砍下来的灌木,全被我们截成差不多的长短,就利用山里常见的山藤捆成一捆一捆的,整整齐齐地放在林间一块稍平的地方放着,等着往家里搬运。没有这么多的扁担,战士就用砍下的树棍来代替。
   我也将两捆柴担上了肩,今天一直忙着砍柴,这会儿担起柴捆才知道份量不轻,两捆应该有百多斤吧。这点重量本来算不了什么,只是用的不是正经的扁担,硌得人肩膀生疼。只能努力坚持着。一直到天快黑了,才返回到了营房。抓紧时间洗了下手和脸,再看宿舍墙上的挂钟,接班的时间已经到了,我跑到食堂抓起两个馒头放进了挎包里,把心爱的半自动步枪背上,赶紧朝着雷达阵地上的值班室奔去。

共4732字上一页1/1▼下一页
【编者按】《那山那水那密林》一篇回忆性的叙事散文,携带着昨日的青春气息,同时又是一篇集写景与抒情与一体的散文,更是一篇具有浓郁时代背景的作品。那年是哪年,那年就是1978的深秋,那年就是1978年的春节前,作者运用着沉稳的笔触,给我们再现了那个年代子弟兵的生活场景,再那座山上生活着一群生龙活虎的战士,他们是共和国的雷达兵,虽然是一些技术兵种,却同样要受到大自然和生活条件的考验,一个“水”字始终困扰着他们,于是就发生了与水相关的那些故事……该篇作品作者继续采用着小说的手法,使得作品在迭起的情节中行走,同时更在散文的美中拓展,让作品具有着无尽的阅读空间和回味咀嚼的领地,运用作品的文笔却能够再现曾经艰难生活同时又在艰难生活环境中再现美,这不能不说是作者有着不同凡响的文字驾驭能力。文笔流畅的作品,展示着作者遒劲的文笔,一篇值得品茗的佳作,推荐共赏!【编辑:雨春】【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201908240009】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雨春  2019-08-21 15:52:16

那年,是哪年?那年就是那张泛黄的照片!

回复1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9-08-21 16:01:44

谢谢雨春老师精心的编辑和精致的编按。

2楼 文友:雨春  2019-08-21 15:54:56

那山,是在茂密森林中的山,那水也是森林中万物的魂,共同构建着该篇散文的骨骼!

回复2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9-08-21 16:03:06

秋季在山中打柴的情景至今难忘!

3楼 文友:雨春  2019-08-21 15:55:51

感谢秋语社长的分享,期待更多精彩再现!

回复3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9-08-21 16:03:45

谢谢老师的鼓励!

4楼 文友:闲闲录  2019-08-21 17:36:05

文如其人,朴实、自然,点赞!就是有点长,哦……。最后,还写了一只硕大的死老鼠“……,就那样死在了水中。”哎呀呀,真……,哈哈。1978年是哪年?我妈妈那年刚出生,哈哈。

5楼 文友:心的守望  2019-08-21 17:49:47

散文就是生活,丰富的阅历成就好的文章。散文的神散形不散的特征跃然纸上,文笔流畅,娓娓道来,把往事像一缕清风一样慢慢叙来,自然真切。印象很深。点赞

回复5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9-08-22 07:37:25

谢谢文友的雅赏及留墨!

6楼 文友:江山水墨  2019-08-21 20:01:35

拜读秋语老师的佳作!一段难忘的岁月总是留下经年不散的人生味道……

回复6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9-08-22 07:38:32

谢谢水墨社长的点评,人生到了回顾往事的年龄,总有一些感叹在心中。

7楼 文友:闲闲录  2019-08-21 23:23:38

“言为心声”“文如其人”,伟大的艺术作品之所以名垂青史、流芳百世,除了其艺术上的极高成就,更多的是艺术家伟大人格的支撑!曾杰爷爷的朴实无华、真实自然,让我深受感动,是我学习的榜样!谢谢老师的殷殷勉励,青山绿水,后会有期。

回复7楼 文友::透明秋语  2019-08-22 07:39:15

谢谢小文友,该作就是对一段往事回顾。

共13条上一页1/1▼下一页
10分6合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