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分6合欢迎您: 游客 ,  【登录】  【注册
新手上路|江山论坛|返回首页|返回上级列表

编辑推荐 【菊韵】老爸的绯闻(微电影剧本)

作者刘银科  阅读:1344  发表时间2019-09-26 19:47:05
摘要:通过对一场误会的描写,展示了一些社会问题。


   关中平原。傍晚。
   远处,秦岭若隐若现,笼罩在暮蔼中;近处,楼房密布,嶙次栉比。城市的灯火忽明忽灭。
   深秋。几丝雨在飘。
   村落。一排排房舍。零星灯光和咳嗽声。
   农家小院。朱漆大门。院中有一座大房,红瓦,白砖,钢化玻璃窗户。房间门上垂着一条米黄色门帘。
   村头走来一个男人,由远及近,进了院子。临进门,抬头望了一下天。天空慢慢暗下来了。他皱了皱眉,推开大门。
   屋内。
   靠墙一张长沙发。沙发对面是一台电视机,蹲在一张小方桌上。沙发旁边约一米处有一张饭桌,半新。四把红漆椅子。靠内是床,床上被子叠的很整齐。在灯光下显得干净明亮。屋子不大,但很紧凑。
   进门后,他望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女人,这是他的媳妇李慧。女人也转目望向他,说“回来啦?”
   李慧四十多岁,白净脸,细眉,乌发。态度和蔼,声音平缓。
   男人答“嗯!”
   电灯光下,他的眉头紧蹙。额上的两条直纹很明显。粗眉,短发,方脸,眼神固执。
   他嗯了一声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愣愣的盯着媳妇。李慧见状,问“咋啦?凶凶的。”
   他嗨了一声,瞪瞪眼,道“咋啦?你说咋啦?”稍停后说““出事啦!”
   “出啥事了?”媳妇问。
   “咱爸的事!”男人声音很重,斜一斜眼。
   媳妇问“咱爸能有啥事?”
   他答“你说没事?”
   “啥事呀?”媳妇抬头。
   “哼!”男人摇摇脑袋,鼓一鼓腮帮子。
   李慧追问“哎!你说呀张伟!”
   男人忽又不说了,问“饭好了没有?”
   媳妇笑笑“早好了!”
   “饿的很!”叫张伟的男人抬身。
   媳妇说“吃饭。”也起身。
   稀饭。凉拌菜。馒头。一碟红烧鱼。
   张伟端起碗,一口鱼刺塞在嘴里,卡住了,嘎嘎的咳。
   媳妇急道“你急啥?娃不在爸不在,妈走了,没人和你抢!”把稀饭指指,“喝点!喝点饭冲……”
   张伟头一仰,灌进一大口稀饭,咕噜一声后,他瞪了瞪眼,说“他娘的!想卡死老子!”做了个尴尬的笑容。
   李慧在细嚼慢咽,一小口一小口喝;挑起几根凉菜,望望鱼盘,示意丈夫吃。
   张伟把筷子伸到半道,又忽的停住了。他眨巴几下眼睛“听我给你说啊,爸,咱爸有新闻啦!”
   “哦?”媳妇停住,把目光对准他。
   张伟又嗨了一声,似乎犹豫不决。媳妇催促“说嘛,啥新闻呀咱爸?”
   “那我说了。”张伟把一块鱼吞下后,道“你听了不许乱讲!”
   “行行!你说。”李慧装出满不在乎的模样。
   张伟把碗放到桌子上,压低嗓子对她说“咱爸找了个女人!”
   “什么?”李慧一愣。手中的筷子便停在了碗中。
   “真的,”张伟瞪瞪眼,正要再说,李慧接上道“不可能!”张伟接道“假的?……”还想说时,李慧又接上了“当然假的!……”
   张伟打断她“我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咱爸啥时找了个女人?”媳妇问张伟。张伟答“我也不知道呀!是王虎他妈王婶儿给我讲的,今下午路过王虎家时,王婶说,婶给你说个事……”
   “哦?……她呀?”媳妇沉呤“她咋知道……爸有这事?”
   张伟说“不只王婶给我说,刘刚也说。刘刚!和我在一个班上的刘刚。你知道他呀……”
   “他咋说的?”媳妇问。
   “他讲的和王婶一样,咱爸找了个女人,领家里了!”张伟答。
   “知道人不少哇!”李慧咂舌道“哪里到来这风呀?谣言吧?”
   “谣言?”张伟瞪瞪她“连二杆子刘刚也知道啦,还谣言呢!”
   李慧“哦!刘刚?他也晓得了?”
   “满大街说呢!”张伟咧咧嘴“我下班刚走街道,他就拦住我,臭嘴张开大喊:伟伟!伟伟,我给你说个事说个事。你爸他找了个女人,给你找个妈……”
   张伟气呼呼地瞪着李慧。
   李慧说“这个烂嘴!”
   张伟正要说什么,院外传来一阵咣咣的敲门声“伟伟!伟伟!你在家吗,在家吗?”一个女高音钻进了屋。
   李慧转身侧耳细听。
   张伟望望屋外。
   院子里黑糊糊的,如一块黑布。
   这时大门已被推开,听到了登登的走路声。伴着一个尖尖的嗓音“吃饭来啦!有婶儿的吗?给婶儿做了没有哇?哈哈!把你俩吓的!做啥好吃的哩?嘿嘿……”
   说着,一个妇女把门帘一掀,进了屋。
   李慧身子离开饭桌,笑着迎道“马婶来啦?快坐,快坐!”
   “吃啥好东西呢?也不给婶儿留点,吝啬……”朝饭桌上瞟。
   李慧半笑“吃油鱼海参哩!咱农民能吃啥高档的!”把她招呼到沙发上。
   张伟走到马婶前,点了点头,自顾自坐下去。
   马婶问“娃娃呢?女儿没在家?”
   李慧答“上班了,在单位吃住,不回来。”
   马婶快六十了,气色不错,只是满头华发,眼仁泛点黄但挺机灵,说话时总是随着音频上下转动,如鸡在找食时的神情。
   她不待坐定,话语便象刚提了点缝子的河闸,水哗哗的奔出来了。
   马婶把她那半边华发捋一捋,骨碌骨碌看着李慧,欲言又止。她把张伟瞅瞅,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姿势。最后,终于拉开了腔“伟伟呀,婶儿今黑儿来,不是白来呀,是给你说个事呀!有个事非给你说说不行……嘿,嘿呀……”
   张伟似乎并不热情,淡淡的说“说!马婶!”把眼角朝门外望去。
   李慧仔细瞧马婶,等她下文。
   马婶嘿嘿几下,降了降音调,说“你俩听见可不能乱讲哟!我讲给你俩也是为你俩好,为你们一家子好呀。嘿,你爸这人我知道我清楚,他不是那号人!我也相信不下去呀!他会做这事?不可能哇。你爸,今年说起来年令也还不大,比我才大多少呀?几岁吧!可怜他没守得住你妈呀,你妈走他前头了前头了。唉!嗨!”
   她停下,叹息。
   张伟不吱声。
   李慧附合“是啊,我妈走的太早了,扔下我爸一个……”
   “扔下你爸!”马婶忙接“扔下你爸不管啦。哎!”
   张伟从内屋出来,点燃了一支烟,吐出烟雾,去找电视遥控器。
   李慧斜斜张伟,把一杯茶水送到马婶手上。
   马婶说“这个话只咱三个知道就行啦,可不准给别人讲哇,行不行?”见李慧点头后,她继续说“你爸才六十出头,也别怪他哟。”
   不等李慧答言,张伟道“啥事你快讲!怪什么怪?怪他干嘛?哼!……”阴沉着脸阴沉着腔,一副明显不高兴。头上的竖纹更深。
   马婶一怔,旋即镇静,嘿嘿道“也没多大事,……那不算事,你爸他是好个好人,找个人也应该,应该……嘿嘿,嘿,不过,不过早了点,早……”
   “找啥人?”张伟瞪眼。
   马婶尖嗓子突然高了“啥人?嗨呀你这娃!伟伟!你爸找了个女人!”
   “在哪里?”张伟闷声问。紧盯着她。
   李慧有点紧张的瞅瞅马婶,又瞪瞪张伟,示意他别发怒。
   张伟狠狠吸进一口烟,白白李慧,仍盯着马婶。
   马婶的紧张稍纵即逝。她一眼一板地对张伟说着,不时回顾一下李慧。
   “……听着,你爸屋里有个女人!那天我去你爸屋里借耙子,对啦,是这时候吧?不,比这时间还晚一点儿。我家耙子坏啦,我就去找你爸。嘿,也巧了,刚进到堂屋,还没进房,我听到里边有说话的!啊哟,我还以为是邻居呢。我就听,这一听才知道不是邻居,是你爸他,你爸他有人啦!”
   她咂咂嘴巴,摸摸衣角,看看张伟与李慧,续道“你听你爸说啥啦?他说,……来!你躺这儿,我躺你跟前,咱俩睡……我爱你,爱你想你,枕头在这里给你摆好啦……不是女人是啥?女人嘛!男人找女人很正常嘛伟伟呀,你爸……”
   张伟脸拉得越来越长,眉毛拧在一起。但他没发作。只是大口大口抽闷烟。
   李慧把茶水往马婶手边挪挪,说“这事……马婶!这事先别忙,真的假的我们再看……”
   “假不了!我亲眼见的能假?”马婶尖尖的说。
   李慧想想,低声问“你瞧见人了吗?女人……?”
   马婶乜斜眼仁,不悦的说“那还用见人?嘿呀!你这瓜娃,这不秃子头上的蚤,明摆着嘛!”
   “你就为这事,专门来的?”张伟皱了皱眉头,问马婶。
   李慧也颔颔首,望她。
   马婶有点窘,但解释很巧妙。她说“哪里呀!婶是过路!顺便来,顺便来给你说说。有啥哟!啥也没有,伟伟呀你可不能生婶子气哟,你生气就是小气啦,哈!嘿……”
   李慧说“不生气!生啥气哇婶子?你就放心回吧。我俩看看,这是小事,不要紧的……”
  
  
  
   核查
  
  
   屋内。电灯明亮。
   屋外,几声狗吠。
   沙发上,张伟斜靠,脸色愈暗。眼盯天花板,两手扣在脑后。
   李慧在张伟身旁,若有所思。
   稍顷,李慧问张伟“哎!你的那条咱爸找了个女人,是从哪儿得来的?”
   张伟扭扭头,手还扣着脑袋。答“王虎他妈!王婶呀,不是刚才告诉你了嘛!”
   “呃!呃!王婶!”李慧醒悟似的,咧咧嘴道“王婶倒是个实在人……”停顿一下,接道“王婶她是个老实人呀,她不会说谎。马婶靠不住!见风就是雨,不信她的!”
   张伟鼓鼓腮“谁说不是啊?谁信她?哼!可这是王婶告诉我的哇!”
   “可是张伟,”李慧说“你听王婶咋说的?讲讲我听听。”
   张伟伸伸懒腰,把手从脑后取下,瞥一眼媳妇,不耐烦地说“你就不用打破砂锅探到底了!咋讲的?还用问?哼,一个话!一个模子!”
   “完全一样?”李慧把几络头发理顺。
   “一样一样!”张伟烦躁地说“一个腔!都说我爸和女人说我爱你想你睡,睡……”下巴鼓鼓。
   李慧不吱声了。
   屋外,几声狗吠隐隐传来。
   待张伟要找第二支烟时,李慧按住了他,说“走!咱找王婶问问情况去。”
   “什么?找王婶?”张伟不解,迷惑的看她。
   李慧说“是的,找王婶去。这大的事儿,你想想咱能轻易相信吗?你想想,咱妈才走几天?,咱爸这么快就找女人,这不叫人伤心吗?他不是做下没良心的事了吗?啊?他,咱爸!我想他不是那种人呀!你还不了解咱爸?你也敢相信这是真?”
   张伟瞪着眼,口里出气显然粗了,他附合“谁说不是!我也这想法,咱爸咋也不会做那事,妈才走几天嘛……把我也气的不轻……”
   “走!问问王婶就清楚了。”李慧说。“王婶是咱村有名的老实人,老实疙瘩,她不会说假活。”
   张伟去摸烟,找来打火机,揣进兜里。随媳妇出了门。
   天全黑了,一片模糊的村影,慢慢摇过。
   几声狗吠,孩童的啼声。
   远处,秦岭隐没在暗夜中,如沉睡的长龙。
   近处,房舍层层,半明半暗。
   李慧在前,张伟随后,朝村东走去。
   王婶家到了。
   刚敲了两下门,院内的狗汪汪的叫起来,吓了俩人一跳。李慧不由往后退了几步,张伟虽没退却也不敢再敲。
   “这家伙!讨厌!”张伟骂了一句。
   狗吠引出了王婶的儿子,他来开了门,把他俩领进了母亲房间,然后回了自己屋。
   “王婶!你在看电视哇!”
   慈眉善目的王婶,六十开外,有几颗牙已掉。白发半复。她正坐在电视机前,笑咪咪的盯着电视乐。
   见俩人进来,王婶连忙起来让座。并
   要去找杯子,给他俩倒开水。
   李慧说“不用不用!王婶你别客气,都是自己人!”拦住了她。
   说起张伟爸找了个女人的事,王婶正要开口,她后院的狗突然又叫了起来。
   王婶往后院瞧瞧,高声叫骂了几句,狗便又寂然了。
   王婶说“……这是真的!那天快黑了,我从你家门前过,听见你爸在门内和一个人说话。我还以为是你伟伟哩。可他说的话又不象是给你说。嗯,我就起了点疑……”
   “咋说的?”李慧问。
   张伟接道“就是你今下午你给我讲过的那些吗话?”
   “是哇!”王婶用力睁一睁有点昏花的眼“就是那样讲的。”
   “是不是这样说的……说我爱你想你快睡咱俩睡……?”李慧紧接上,去重复丈夫给她说过的那段原始话。
   王婶摸了摸头,习惯性的又捋一捋衣角的皱褶,点头,说张伟爸就是这样讲的,一句没错。
   李慧还想问,张伟叹一口气,说“行啦!别问了,还不明白吗?”
   这时,狗又哼叫了几声。
   他俩离开了王婶家。
   回到家中。
   张伟沉着脸,双眉紧锁。
   李慧收拾了一下饭桌,解下围裙。从保温瓶里倒了两杯水,一杯递给张伟,一杯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
   两人都没说话。
   一先一后喝水。张伟还想抽烟,李慧说“别抽了!歇歇吧。”
   张伟蹙眉,说“这就怪了!咱爸咋会这急?妈前脚走他后脚就找。哼,啥事嘛!”
   李慧说“也许他太孤单……”
   “也不能这样呀!”张伟接道“孤单?孤单来咱这儿住呀!”
   “你那脾气,爸怕受不了。”李慧瞟膘他。
   “都一样。”张伟往沙发上一仰“他脾气也好不到那里去。你没瞧见?这一阵咱爸说话多倔的。哼!”
   李慧道“爸心情不好。妈刚走。”

共10312字上一页1/3▼下一页
【编者按】关中平原的李伟一家人生活,突然被一个消息打乱。有人纷纷告诉他夫妻二人老爸找了个女人了?面对一切他二人将信将疑。无风不起浪,事被众人说的有鼻子有眼。张伟心中那个憋气。夫妻二人悄悄潜进父亲的家,听到的却是父亲的喃喃自语,他想念逝去的爱人,内心的压抑让他泪流满面。明白了所有,张伟夫妻也止不住伤心。不再埋怨老父亲。别再以讹传讹,许多事情听到看到往往与真像不同,多关心家人才会和谐共处。推荐欣赏【编辑枫魂帝星】
用户名: 密   码:
1楼 文友:叶雨  2019-09-26 20:28:43

老爸有了发生绯闻,做儿女的该咋办?且读剧本,一切都在不言中……

2楼 文友:刘银科  2019-09-26 20:49:41

谢谢编辑老师!谢谢叶社长!

3楼 文友:黄金山  2019-09-26 21:22:07

剧情来自生活,很有情节,好

4楼 文友:刘银科  2019-09-26 21:53:03

谢谢黄老师点评!

共4条上一页1/1▼下一页
10分6合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2013